contact

经典案例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案例 > 正文

民间借贷:案结“思”未了……


发布时间:2018-01-25 14:13:14

 章伟聪 顾 颖

    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,人民收入水平日益提高,民间有了更多可供支配的闲散资金。与以往发生在熟人之间,以生活消费为主要目的,法律关系比较简单的传统民间借贷不同,如今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,呈现出借贷主体多元、系列案件多发、职业倾向明显、违法现象频现等特点。人民法院如何处理好民间借贷纠纷,为市场发展提供支持和帮助?从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的一组案例,或可管窥一斑。

    “坐拥”三辆豪车的债务人

    2017年8月下旬的一天,长宁法院民一庭法官顾颖审理了这样一起民间借贷案件——

    原告石峰起诉,要求被告傅莉归还借款本金25万元,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支付逾期利息。法庭事实调查刚开始,石峰就申请变更诉讼请求,将还款金额从25万元调整为23.5万元。石峰说,三年前,他因出售房产有了几百万元资金,就做起了小额垫资生意。一个叫金铭的朋友做汽车销售,经常要求他为买车的客户提供垫资服务,两人因此常有经济往来。今年5月21日,金铭要他为傅莉垫资25万元,由于数额比较大,他就去金铭的公司与傅莉见了面,签完购车合同,当天就把25万元转给了傅莉。借款期限一个月,6月20日到期。6月21日,傅莉向他还款1.5万元,他让傅莉将这笔钱款转给了他的债权人,所以调整诉请标的额。

    被告傅莉告诉法官,她因信用卡消费累计欠款四五十万元没有归还,又不想让家人知道,就找了小贷公司。小贷公司建议她买辆车出租,用租金还钱,就介绍她认识了金铭。而金铭建议她买三辆豪车,把其中一辆车卖掉还款,换取“时间差”,再将另两辆车借给他人,用租金部分还车贷,部分还欠款。她听从金铭的建议,一下买了三辆车,分别是玛莎拉蒂、奥迪和英菲尼迪,总价200余万元。为此,通过金铭找人垫资70余万元,用于支付买车定金,其中包括石峰的25万元。傅莉说,收到25万元后,金铭让她将其中的8万元作为“预付利息”转回给石峰,所以实际只借了17万元,扣除石峰承认已经归还的1.5万元和通过金铭以支付宝转账方式归还的3万元,实际欠款为12.5万元。

    庭审中,双方对一些事实的说法明显不同。如傅莉所说借款当日返还的“预付利息”8万元,以及通过金铭以支付宝转账方式归还的3万元,石峰坚称那两笔款都是金铭对他的欠款,与傅莉没有关系。又如6月21日傅莉转给石峰的1.5万元,石峰认可是还款,但傅莉却说是利息,是为了延续借款期限,必须要给石峰的。双方还分别指责对方欺骗自己。石峰说,傅莉“通过购车合同在外面一直借钱,感觉就是骗我钱。”傅莉更是直指石峰与金铭之间存在恶意串通,这笔借款就是诈骗。经法庭主持调解,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:傅莉返还石峰借款本金15.5万元,双方纠纷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■法官点评

    民间借贷审判实践中经常出现“职业放贷人”的身影,本案即为例证。原告的初衷是借款还信用卡欠账,结果却在“拥有”三辆豪车的同时负债累累。本案虽以调解结案,但原告尚有其他债务未了,整个案情不免让人与“套路贷”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还款额突然打了“38折”

    2016年4月1日,原告方剑起诉,要求被告袁渠归还借款10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。一个半月后,袁渠因“一氧化碳中毒”死亡,方剑即撤诉。同年7月,方剑再次起诉。随诉状一起提交的关键证据没有变,但诉请归还的金额却从100万元骤降至38万元,被告变成了袁渠的前妻赵芳。

    方剑称,袁渠因房贷及信用卡消费欠银行80余万元,想找人贷款100万元用于还款。去年3月,经某银行员工介绍,袁渠与几名放贷人有了接触,又几经辗转遇到了方剑。3月19日,袁渠在方剑事先打印好的“借据”和“收据”上签字捺印,借款100万元,借期一个月。由于当天是周六,双方决定周一转账付款,因此,签署的借款、收款日期均为3月21日,还款日期为4月20日。

    3月21日,袁渠按约来到银行,方剑带了一名司机同来。袁渠按方剑的要求办了借记卡,方剑通过微信把借记卡照片发给他人。5分钟后,袁渠在ATM机上查询,100万元已经到账。方剑要袁渠将100万元提现,由他来帮袁渠还款。似乎方剑之前有过预约,不到半小时,100万元现金装入了方剑带来的旅行袋。接着,方剑说去另一家银行为袁渠还款。方剑独自开车在前,袁渠拎着装钱的旅行袋坐司机的车随后。中途,方剑要袁渠坐到他的车上,说袁渠在另一家银行也要办张卡,等还款后把剩余的钱转到这张卡里,袁渠因此还要写一张收条。交代完这些,方剑让袁渠把装钱的旅行袋交给司机保管,两辆车继续前行,方剑与袁渠在前,司机与钱袋在后。

    到了另一家银行门口,方剑与袁渠进去办卡,司机带着钱袋在外等候。在袁渠办卡的同时,方剑也办理了一笔取款业务。办卡完毕,方剑拿走了袁渠刚到手的银行卡,说他会把钱打到卡里的。走出银行,袁渠发现司机的车不见了。方剑说先去他公司写收条,明天会帮他还款的。但是,半道上方剑让袁渠下车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里,种种迹象让袁渠越来越觉得自己被骗了。起先,他还瞒着家人,后来压力越来越大,3月29日。他在妻子赵芳的陪同下向警方报案。3月30日,为了不让家人受牵连,袁渠与赵芳协议离婚。5月中旬,袁渠因“一氧化碳中毒”死亡。

    方剑再次起诉后表示,考虑到被告孤儿寡母的境遇,自愿放弃部分债权。赵芳则坚称袁渠并未取得借款,并申请对“借据”“收据”上袁渠的签名及捺印进行司法鉴定。然而鉴定结论并未如赵芳所愿,“借据”“收据”上的签名及指纹均为袁渠本人所签及捺印形成。

    今年5月,长宁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:赵芳应归还方剑38万元。法庭认为,被告抗辩袁渠未取得借款,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。袁渠借款之后,在借款期限尚未届满之前就和被告离婚,并放弃名下主要权益,承担名下对外债务;被告在明知袁渠身负百万债务的情况下签署上述协议,两人的行为有逃避债务之嫌。

    ■法官点评

    “职业放贷人”往往拥有大额资金调度能力,不仅直接出借资金,也常以公司名义向个人或企业放贷。在一些涉案标的额高达数十万乃至数百万元的案件中,作为出借人的原告往往是年龄不到25岁的外来人员。如本案原告,即出生于1991年12月。

 


Copyright © 2017 - 2018 律店 All Rights Reserved